热门搜索 :
考研考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正文

促进家庭教育的最佳途径是支持家长

2024-07-04 来源:伴沃教育

家庭教育促进法,其名字道出了这部法律的重心,就是促进家庭教育。后人考察这部法律的实施效果,就要看它在促进家庭教育方面起了哪些作用。

促进家庭教育的杠杆在哪里?家庭教育最终要靠谁来实施?谁来担负家庭教育主体责任?正是亿万家庭的每对父母与其他监护人。因此,支持家长和每个家庭,支持他们开展家庭教育,就抓住了促进家庭教育的最佳着力点,以此汇聚力量和资源,就是促进家庭教育的最佳途径。

家庭教育促进法第三章叫作“国家支持”,鲜明而有力地规定了党政部门等公权力对于家庭教育如何促进和支持,这最终也要体现在对处于家庭教育“最前沿”的每位家长的支持。从事家庭教育有偿服务的各种服务机构,也是支持家长的重要主体。从事家庭教育研究和学术活动的专业人士,同样如此。这三大类主体,如能分别找准自己的着力点,并规避最容易、最可能出现的问题,支持家长、促进家庭教育就可以落到实处。

对于党政部门来说,依法促进家庭教育,有三点特别重要。一是主动作为。教育是百年树人的良心活儿,与学校教育相比,家庭教育的效益难以短时间体现,也不容易出政绩,这就更需要相关责任部门与人员凭着高度的责任心,主动、依法开展家庭教育促进工作;二是要注重实效。客观地讲,一项重要的家庭教育工作,从党政部门这个“起点”到广大家长这些“神经末梢”,有一段不短的运营距离,如果不把支持家长作为“初心”和最终目的,各种资源和力量可能在运营过程当中就消耗得差不多了,所以注重实效、避免空转,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三是要有所不为。这部法律在制订过程中,名称从“家庭教育法”改为“家庭教育促进法”,并不仅仅是名称的改变,而是体现了立法者听取社会各界反馈意见后形成的深刻认识与界限把握。国家的公权力,如何通过有效的服务与规范,对实施在家庭这个私领域中的家庭教育进行支持和引导,这体现出国家与家庭在家庭教育中的分工与合作。把握和实施好这种分工与合作,就能够让公权力真正成为促进家庭教育发展的要素。

值得注意的是,国家对于家庭教育除了支持,还有其他法律责任与功能,比如规范、引导,甚至对个别错误行为通过训诫以纠正之。然而,不管是规范、引导还是纠正,都应当从支持个体家庭和每个家长的动机出发,在服务中体现规范、引导和纠正,最终起到支持的作用。支持的效果如何体现?要让家长感受到支持,也就是知识上被赋能、情感上受到鼓励、行动上得到正向的帮助。

促进家庭教育,也绝对离不开从事家庭教育服务的社会力量的支持。这包括从事相关服务的公司、企业、机构等,他们是带着不同的市场化程度的服务力量。众多市场主体和市场意识、市场手段,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产物,也是促进社会发展的劲旅与资源。市场化服务的社会力量有不同寻常的优势,包括对于作为需求端的广大家长消费心理的高度敏感、强大的产品策划与制作能力、强劲的营销意识与能力。要想让这些市场化服务的优势特点,在支持家长开展家庭教育中成为正面和持续促进的力量,并不是无为而治、顺其自然就可以达成的。

家庭教育是一种教育,家庭教育产品与服务有很强的知识属性,因此必须有相当的真理含量。家庭教育也是一种爱的教育,其情感特征要求家庭教育服务要坦诚、能安慰人,有实实在在的公益属性。因此,好的家庭教育市场化服务,务必不能以焦虑营销开拓市场,也不能以一味刺激需求来扩大产品营收效益。这部法律在第五章“法律责任”中,给家庭教育服务机构也划出明确的红线,越红线者要限期整改直至被吊销执照。这些红线包括:“未依法办理设立手续”;“从事超出许可业务范围的行为或作虚假、引人误解宣传,产生不良后果”;“侵犯未成年人及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合法权益”。这有利于遏制不规范的产品与服务。

然而,家庭教育的公益性、规范性,也不能寄希望于有一只无所不知的“有形之手”进行无所不至的控制,而是更多通过行业建设和行业自律来柔性实施。如果有健康有力的家庭教育行业自律平台,就可以针对家庭教育产品服务的真理含量,做公开、公正、公平的评价,对于错误、媚俗的产品进行心平气和地揭露,开展理直气壮地批评。前一段时间,学科类教育服务信息的传播中,单纯以扩大服务销量为核心诉求的产品营销推广,量大面广、声音宏响,而客观理性的第三方评价则少而又少。如果类似情况出现在家庭教育中,将大大不利于家庭教育服务的健康成长。家庭教育要发展,服务规模的扩大与服务质量的提高必须并重,而保障质量就离不开家庭教育专业化批评、离不开行业自律,这是支持家长的应用之义。

促进家庭教育,同样离不开家庭教育专业研究者、学术机构和高校。这一部分人群,相比前两个主体,人数可能并不多,却处于家庭教育知识生产的最核心,类似于自然科学的基础研究者。广大家长能否得到优质的家庭教育支持,相当程度上取决于专业研究者能否提供高水平的“底层逻辑”框架。目前,家庭教育领域的研究与出版物日渐丰富,高举高打的系列书籍也层出不穷。接下来,提高家庭教育的基础研究和专业开发,也面临着“强本固基”的挑战。

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家庭教育不仅应继续加强应用性研究,还应在家庭、教育、家庭教育这三个相关领域加强原理性研究;不仅可继续译介心理学、脑科学的新知,也要向五千年人类文明积淀找寻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教育智慧,汲取文明赖以存续的优美精髓;不仅应为当代家庭教育名家提供有氧空间,也当向过往的中外大家学习,与人类最伟大的灵魂作几番跨时空的真切交流。

中国古代一些学者复兴儒学时,曾提倡上古朴质之学,其意有二,一是从要义上回归孔孟至董仲舒的儒学原典;二是文风上返璞归真。这是很有启发性的。任何一次、任何一种文化的复兴,都类似于一次“文艺复兴”,就是借助对历史上和其他文化形态的优质资源的发现与钻研,助力解决当代问题,从而实现新的文化创造。新时代的中国家庭教育要达到一个新高度,也不外乎三个维度的立体推进:努力触摸过往、中外家庭教育达到的历史高点,深刻洞察当下家庭教育独特任务,作几番融合与创造,给出最有力的新时代回答。这个新时代的回答,如果富有思想深度、形式简单而质朴,更易于服务当代家长。有了这样的“底层逻辑”,家庭教育能够真正提升家长素质,帮助家长解决问题,家庭教育指导与服务效果才能持久,这是专业研究者对家长最好的支持。

(作者系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 


Top